暑假工_暑假兼职招聘网-永济网

雷军埋伏科创板

2021-08-09 10:20栏目:学生兼职
TAG:

科创板成了资本大佬们的必争之地。

沈南鹏、刘永好、周鸿祎等大佬纷纷出目前科创板企业的背后,这其中,雷军和他的小米是最闪亮的那颗星,他们一路攻城略地,像集邮一样采集着科创板预备军的股权。

据不完全统计,雷军本人或者小米持股的科创板IPO申报企业已经达到了9家。

这部分公司,有些从出生便有小米一路扶持,到目前“独立”行走寻求上市,它们是小米生态链上的企业,小米将他们称为兄弟,也有些是突击入股,为的可能是蹭一波科创板的红利,达成资金投入收益。

近几年,小米对外资金投入超越210起,涉及的行业20余个,这部分资金投入也为小米带来了高额的收益。2019年1季度,小米资金投入带来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就高达26.3亿元,占其当期净收益的82%。

雷军在公开信中曾言:革新科技和顶尖设计是小米基因中的追求,而当资金投入的企业一个个达成证券化,资金投入收益一点点变成小米的支柱,革新和钻研的动力可还存在?

小米生态链的诞生

雷军过去说过一句话,被很多创业人士奉为经典:“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

小米手机就是风口论的成功印证,当然,风口论也并不是鼓吹投机,而是要摸按时代的脉搏,顺势而为。小米手机正是站到了互联网+的风口,赶上了换机潮,才在手机范围杀出了一片天地。

沿着网络到互联网+再到物联网(IoT)的进步路径,物联网成为下一个年代的趋势,也是绝对不可以错过的风口,这个阶段会有收获千亿、万亿级大企业的机会。2013年,小米意识到IoT的风口不远,于是为抢跑IoT而生的小米生态链启航了。

小米的布局以手机为核心,逐步外延至手机周围、智能硬件、生活耗材范围。在小米对将来的设想中,一个家庭从耳机、音箱到空气净化器、净水器再到毛巾、牙刷都是小米的商品。

这部分假如仅依赖小米,等到布局完成可能黄花菜都凉了,小米决定“借势”。

怎么样借势?小米的方案是“资金投入+孵化”。

这个方案和雷军本人的风韵特别搭:业余喜好是天使资金投入。雷总天使资金投入人的身份可比小米董事长的身份早多了。

雷军微博自我介绍。出处:雷军官微截图

2013年,小米为生态链专门成立了天津金星资金投入公司,金星旗下又设立了以天津金米为代表的数个有限合伙企业对初创公司进行资金投入。和雷军本人有关的顺为资本也参与过不少生态链企业的资金投入,这对CP携手资金投入的生态链企业超越了60家。

小米团队每定好一个商品市场,就开始到市面上去疯狂地“扫描”出色的创业公司,用资本、途径等多方面的支持帮助初创公司迅速成长,在各个细分范围做出带有小米标签的商品。

譬如,拟在科创板上市的石头科技(主要商品有扫地机器人)、九号智能(主要商品平衡车)都是小米孵化出来的。

截至2018年3月,小米布局的生态链企业已经超越了90家,覆盖了智能家居、可穿着打扮设施、出行工具、生活用品等多个细分范围。

2018年年报显示,小米的营收主要分为4个板块,其中IoT和生活消费品营收为438.2亿元,占比25.1%,这部分的收入几乎来自小米生态链兄弟。

生态链成了小米整个业务布局中尤为重要的部分。

《小米生态链战地笔记》中提及将来生态链企业的理想状况是,有3到4家做上市,这个目的本就不高(有的兄弟已先于小米登陆了资本市场,如2016年8月青米的母公司挂牌新三板,做手环的华米2018年2月在美国上市),而伴随科创板的设立,小米在资本市场的兄弟团或进一步壮大。

孵化与断奶

资本对于公司成长最大的贡献是加快扩张速度,以前企业要进步需要慢慢积累,积累到一定量才能扩张,小米生态链上的企业完全没如此的担心。

以生态链企业石头科技为例,这家公司创建于2014年7月,9月便成为了生态链的一员。有了小米的助攻,石头科技达成了迅猛增长。

短短4年的时间,石头科技的收入达到了3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308%,净收益也超越3亿元,这不能离开小米的口碑和途径支持。

这也是小米和其他风投、天使轮的不同。小米对于生态链企业更偏重于孵化。对于不少早期的项目,小米团队不会去做详细的估值,而是去问创业人士:“将来一年你们在量产之前还需要多少钱?这个钱大家出,给大家15%~20%的股份。”

当然,小米的投后服务也到位得多。

初期,石头科技为小米提供订制商品“米家扫地机器人”和有关备件,是ODM原始设计商。

具体来讲,石头科技依据小米的商品规划进行商品设计和开发,然后将设计委托给第三方进行加工,生产完成后交给小米,米家扫地机器人会在小米商城等平台售卖。

这种模式下,一方面,依赖小米,石头科技达成了大幅增长,2016年——2018年,米家扫地机器人给石头带来的收入分别达到了1.81亿元、9.89亿元和14.39亿元,即便石头科技开发了自有品牌“石头”和“小瓦”,米家扫地机器人的收入占比仍然达到了47.21%。

另一方面,广告、途径、销售等后期工作无需石头科技操心,石头科技的销售成本率大幅低于同行。

小米的资本可以帮生态链企业先扩张,但双方之间的合作模式也制约了生态链企业。

对石头科技来讲,小米既是个不同一般的股东,也是个不一般的顾客。

石头科技根据本钱价格将商品销售给小米,小米销售商品的收入扣减本钱和成本之后的毛收益根据约定的比率在双方间分成。

举例,假设一台米家扫地机器人的本钱价700元,那样从石头科技出厂到小米的价格也是700元,小米以1000元的价格售出时,那样毛收益为300元,假设协定的分成比率为各50%,石头和小米均得到150元的毛收益,对石头科技来讲,它的毛利率只有150/(700+150)=17.6%。

2018年,米家扫地机器人的真实毛利率还不到15%,而自有品牌小瓦和石头的毛利率分别达到了23.96%和42.06%。

生态链的企业进步到肯定阶段之后,都有去小米化的需要,石头科技也不例外。2018年,石头科技自有品牌的营业收入已经超越米家品牌。

但因为米家业务庞大,石头科技的毛利率仍然远低于同行业上市公司。

毛利率是考验一家公司竞争优势大小的指标,对含“科”量需要更高的科创板,毛利率低下是石头科技的弱点。

盈利能力不可以只看毛利率,也要看成本管控能力。的确,和小米合作省去广告途径成本是石头科技的优势。

综合看来,科沃斯的净利率基本稳定在8%,而石头科技的净利率还不太稳。2018年石头科技的净利率略胜一筹,高出科沃斯1.5个百分点。

从另一角度来看,2017年石头科技的收入出处全是米家扫地机器人,2018年自有品牌与米家分庭抗礼。也就是说,是自有品牌的崛起带动了净利率的提高,所以单从盈利的角度来讲,和小米的合作模式压制了石头科技的价值。

含“科”量还可以从研发投入比和专利数目看出。

研发投入是形成壁垒和护城河的必要条件,也是科创板企业的要紧看点。在科创板上市有多套标准供选取,其中有一套就是市值15亿元以上,收入2亿元,三年研发投入占比高于15%。

2016至2018年,石头科技研发投入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率分别为21.49%、9.50%、3.82%,呈逐年降低趋势,三每年平均值6.02%,这个比率对于科创板来讲过低。

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石头科技拥有64项专利(包括创造专利、实用新型专利和外观专利)。而2017年底,科沃斯仅境内创造专利一项就吊打石头科技达到了191项,国内总专利有623项。

天眼查数据显示,即便是籍籍无名发不出2018年年报,曾想卖身A股上市企业的福玛特在2018年年底也拥有87项专利。

石头的含“科”量同样堪忧。

更应注意的是,石头科技的部分常识产权与小米共享。招股书直言,依据公司与小米签订的业务合作协议及其附件中的约定,双方均有权自行推行用共有常识产权,不需要向另一方通报及推荐收益。

所以表面上看,石头科技对小米的销售占比一步步降低,但从双方的关系看,即便羽翼已丰,石头仍没办法“断奶”。

科创板企业的独立性是上会问询的重点。除去分成模式致使的很多关联买卖、常识产权共享以外,石头科技的股东之中,不乏小米的高级管理职员,两家公司关系错综复杂,管理方面也非常难做到独立。

小米生态链的企业都有分成致使毛利率低下,即便有了自有品牌也需要蹭小米的流量等一样的问题。有人称小米生态链是座围城:外面的人想依赖小米壮大自己,里面的人想断奶,摆脱依靠。

生态链以外“蹭”红利

在生态链企业以外,小米也开足了资金投入的小马达。

资金投入战绩:数额为估算,为该事件筹资总额/资金投入方数目,暂不考虑领投和跟投关系。出处:IT桔子

自2012年起,小米对外资金投入超越210起,涉及的行业20余个。除去生态链企业所处的行业以外,小米的触角还伸到了文化传媒、金融、社交等范围。

金融行业的积木盒子、老虎证券;文化传媒范围的趣头条、喜马拉雅与侯明昊、尚雯婕、迪玛希的经纪公司黑金经纪;社交范围的最右APP,他们的股东中都有小米。

创业圈里流传着一句话:创业公司是八零后的,也是九零后的,但最后是BAT的。这句话需要与时俱进,BAT可能应该换成ATM了。

对小米来讲,资金投入的这部分企业证券化是收益最大化的渠道。仅2019年1季度,小米资金投入公允价值变动产生的收益就高达26.3亿元,而当期净收益也才31.9亿元。

科创板这么大的肉,雷军和小米又怎会只布局其生态链上的兄弟企业呢?

今年2月,小米突击入股拟科创板上市的创鑫激光,3月又入股方邦电子,小米通过旗下的资金投入机构分别持股4.43%和3.33%。

创鑫激光是国内首批成立的光纤激光器制造商之一,公司专业从事光纤激光器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包括脉冲光纤激光器、连续光纤激光器和直接半导体激光器等系列商品,主要应用于航空航天、3D打印、汽车、通讯、电子等行业。

企业的营收和收益都处于高速增长通道中,《2019年中国激光产业进步报告》显示,创鑫激光在国内销售市场销售额排行榜第二,处于5亿元营业规模以上的国产光纤激光器第一梯队,国内市场占有率为12.3%。

可见来头不小。

但有媒体称创鑫激光的收入数据与其顾客所披露的采购数据相差较大,毛利率水平与行业地位不符,质疑创鑫激光涉嫌财务造假及不真实陈述。

方邦电子成立于2010年,主营高档电子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商品为电磁屏蔽膜,主要应用于印制线路板和柔性印制线路板及有关组件中。

这家公司曾寻求在创业板上市,受毛利率异常、关联方资金占用和核心专利涉及诉讼等的影响,2018年方邦电子首发被否。

方邦电子没满足创业板的上市条件,水平也不太过关。

小米突击入股的这两家,一家名头虽大财务却遭质疑,与小米也没业务往来;另外一家是小米的顾客,但“成色”堪忧,小米的突击入股恐怕有“蹭”科创板红利之意。

无论是亲生孵化还是突击入股,只须能上市,将来都可能变成小米的资金投入收益。

大家都知道,小米手机的毛利率一直薄如蝉翼。手机业务是核心业务,却不是最能*钱的业务。伴随资金投入的公司一个个证券化,资金投入收益一点点达成,可能资金投入业务会成为小米的价值新引擎。

小米的护城河

与全行业资金投入和丰厚的资金投入收益相比,小米对于自己的科技建设看上去十分吝啬。

研发开支占营收的比率一直在3%徘徊,不要说和华为比了,即便是和在科创板申报上市的公司来讲也逊色不少,可能都满足不了高新技术企业的认定条件。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是核心竞争优势,是当外部环境产生不利变化时也能挨过寒冬的武器。目前环境下,小米不是靶子,不过一旦成为靶子,小米的处境会比想象中更艰难。

2018年,前五大提供商的采购额占公司总采购额的40.0%,其中第一大提供商占比为12.1%。

基于手机业务体量最大,生态链商品非常大多数由生态链企业直接提供,市界判断前五大提供商所提供的多数是和手机有关的商品配件。

手机对于前五大提供商的依靠更强,也更容易遭到制约。

小米的提供商有哪个?

市界在招股说明书中发现2017年小米的前五大提供商有:

(1)坐落于美国的领先系统芯片提供商;

(2)坐落于香港的电子组件提供商;

(3)坐落于香港的组件提供商;

(4)坐落于中国国内的组件提供商;

(5)坐落于香港的电子组件提供商。

根据惯例,第一大提供商大概率是这家美国的领先系统芯片提供商,至于是哪个,不必多言,会有什么种风险,也是不言自明的。

假如外购受限,被上游企业扼喉,小米还能否扛过去?

答案恐怕是不可以。

在S2芯片难产的状况下,澎湃S1系统芯片可能代表了目前小米的最高技术水准。而这款芯片被应用在价格1499元的低端机小米5C当中,可见在技术突破上,小米还有非常长的路要走。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做手机的小米熬不过去,即便小米集团自称是资金投入集团是网络公司又岂能安然无恙?

相较于苦哈哈地做研发,劳心劳力还伤钱,做资金投入看上去轻松不少。当小米的资金投入版图愈加大,可变成收益的资产愈加多,小米还能不忘初心,追求基因中的科技革新和顶尖设计吗?